Blog愚人講古

小人物誌

農夫腳踏實地,也是土壤與人的橋樑,很多時候,我們總回頭看看一腳印一腳印踩實了的土,也想像得到將其撥鬆的辛苦,人的事,我們很在乎;在乎,渺小的每一步。
這週的店長觀點,回到看不見的努力,實在不少次被我的同事們唸,說我的觀點怎麼總看見黑暗,其中的光點才是最該顯現的吧。那好噢,就研究一下究竟是人小看不見,還是有一種黑,是在光線底下才顯得黑?

一樣的先分享一些延伸閱讀,再來開始今天的討論
會思考的新聞/吳寶春新加坡碩士畢業 畢業論文奪銅獎 - 三立新聞網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

吳寶春到新加坡讀書,你不知道的真相 - 商業周刊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

Behind the Scenes : The world’s first Michelin-starred hawker stall
https://guide.michelin.sg/en/behind⋯⋯

為何退出台灣網壇?細數謝淑薇和網協的『奧運事件』
http://www.nownews.com/n/2016/08/04⋯⋯

郭位:台灣22k現象不能怪別人 完全是自己造成 - 風傳媒 作者/林上祚
http://www.storm.mg/article/149000

首先,先來談談愚人農場與吳寶春師傅的邂逅,早在吳寶春師傅取得世界冠軍之後,曾經不止一次來過愚人農場,當時農場簡單,沒有門市,不曾去過展覽,也沒有今天如此多的會員,僅有一點點簡單理想,養雞,就是要把雞養好。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認識吳寶春師傅,當時的他正在著手寫書,書名為『吳寶春按讚 健康優土產』,書中選定的優土產雞肉,便是愚人農場夢幻雞。同時也在書中提到:
近年來,經常傳出有些雞隻被施打抗生素。但我在愚人農場享用的夢幻雞,堅持用最自然然的方式養雞,從外觀看,雞毛亮澤而柔和;做成料理,無論雞肉、雞蛋、醉雞、和雞湯等,都有一股縈繞不去的香味。雞油拌麵線不覺得油膩,雞骨頭的骨髓飽滿,細嚼慢嚥之間,口齒感覺得到雞肉的原始風味;醉雞的肉質口感Q彈,皮下沒有油脂,舌尖品嘗得到雞肉的美味。
最神奇的是,黃慶國竟能讓雞隻溫馴的停在他的身上,一點都不驚慌,彷彿寵物一般,非常特別。黃家成功將自己的產品精品化,差異化,和我做麵包追求高品質、差異化的理念相同;黃慶國把自己當作『愚人』,我則把自己當『傻瓜』,我始終相信,堅持理想、全心投入,生命會更有意義。 - 吳寶春按讚 健康優土產 |154

相信直到今天吳寶春師傅對於台灣本土食材的堅持與理念,不曾改變過,改變的僅僅是世人對於他的看法,唯一的差別不是自身的基礎努力,而是名氣。名氣的熏陶,清楚的影響了閱聽眾角度,在台灣,多少走出國際市場才能紅回台灣的案例,何時能夠回頭思考,並將重點放在『究竟是多自卑,才習慣了這種沾光的馬屁文化?』

接下來的故事大家都清楚,僅有國中學歷的吳寶春師傅,想精進學問卻屢屢碰壁,儘管火速通過的高等教育『吳寶春條款』又奈何?三年後的今天,完整的碩士學歷卻跟台灣一點關係都沒有,頭上頂著的是新加坡大學的碩士學位,以及新加坡又成功的投資了一位國際級人才,在四處碰壁的當年,開放讓吳寶春師傅就學的申請對新加坡大學而言不過就是舉手之勞,卻手握技術與堅持的人開了一條清晰寬廣的大道,這裡不去討論接下來事業上的回饋,光是這樣的願意培養人才的美名,就能換得多少難以估量的收益?

賣個港式油雞麵的路邊小販也能入選為米其林指南推薦餐廳?並且登上CNN版面作為新聞,同樣的內容在台灣市場上是多不可思議的故事,有多不可思議呢?台灣幾家主流的電視新聞片段中,全被奧運退賽新聞以及寶可夢風潮所包圍,這樣子的小小人物,一不是台灣之光,也沒有人願意分享這樣渺小,回到閱聽眾主導角度,沒人願意多理解,自然沒有放送的必要,沒必要理解的是成名之前的渺小,渺小的無法撼動長久以來所建立的某種價值觀,某種錦上添花的習慣。

於延伸閱讀上的影片中,陳師傅開頭就講到:不敢相信的是小販也能被米其林指南雀屏中選,也在影片的最後,一樣的回到攤位上繼續鼓勵自已以及與自己相同的小販們,是一種從一而終的堅持與努力,同樣的,在國際上有許多人在乎,就是不包括台灣。

說回來奧運網球項目退賽風波,同樣的思考到最近中華民國網球協會的種種,相忍為國真的說來動聽,拿出來的補助款項清單也扎實試著扭轉閱聽眾觀點,大量網軍攻擊拿了錢不辦事,撇開工作內容就是修正與誘導出特定風向,我們何時認真關心過,登上MLB投手丘擔任先發前的王建明,取得女子美國巡迴錦標賽世界第一前的曾雅妮,退賽風波前的謝淑薇?

利用這些風向與敘述角度,正好貼近今天媒體環境所希望展現價值表現,讓我們習慣跟風,沾光馬屁,追求時尚流行,習慣了新鮮與快速,刻意的忽略了原來這些的背後所要付出的堅持與努力,打造出完美宣泄情緒的出口,也營造出社會和諧與進步的假象,也為藏在背後那些看不見的勾心鬥角,興建了最安全無敵的保護傘,讓既得利益者永遠存在的不公不義難以公開透明。


最後,用一個簡單問題反問『如果社會允許小人物成功,吃虧的會是誰?』
沒有錯,文章的開頭才提到了觀點心情上的反省,是否應該調整敘事與眼光,多些正面能量,或許會有一些不一樣。但我由衷的認為,就是該悲觀,悲觀的部分從來不是看見壞的一面,而是身處困境卻不知覺,還悲慘的自以為處處擁有機會與充滿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