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愚人講古

立場風向

這兩個星期裡頭所發生的事情真的太瘋狂,有中華航空空服員所發動的罷工事件,蝴蝶效應般的勞工七天國定假日與一例一休爭議,最後,還有出門打魚,結果被中華民國政府海軍用雄風三型飛彈給擊中,造成一死多人受傷的悲劇,都快要精神錯亂了。

如果對於以上的新聞有些模糊,就來利用延伸閱讀,來幫忙回復記憶。
空服員罷工史上首次 懶人包看這裡[影]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

「一例一休」霧煞煞?林全推懶人包 13張圖就看懂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

飛彈誤射 蔡總統斥目無軍紀人謀不臧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

『公司福利待遇好過勞基法,我驕傲』

如果過去有稍微了解一下我的觀點,勞工權益的部分也是夢幻雞重點著墨的部分,身為業主的角度而言,沒有錯,說來說去就是成本增加、增加、在增加。尤其以夢幻雞信義店的主要服務內容來說,三級的行銷與服務,實實在在的就是人事成本了。

站在公司立場而言,幾個星期前才說過勞基法無論如何僅僅是保障勞工基本權益的最低標準,但卻還是有辦法引出一堆勞資對立面的論戰,是草莓族還是慣老闆,是企業出走,是勞工生計,吵得不可開交,原因很簡單,僅僅因為台灣目前所面臨到的,是企業難以轉型,以及淺碟市場的生態,是提供簡單勞務工作,是交換簡單勞務工作的薪水。

『職稱是什麼員的,都一樣。』

首先,還是要恭喜空服員寫下了台灣罷工記錄新的一頁,得以以高達99%左右的高投票率以及對罷工活動的團結,用最壞的打算最多的犧牲,來換取合理的勞務交換基礎。

姑且不論每個公司是否有所謂的肥貓酬庸,就單純的以勞務交換的角度來思考一件事情,是總體經濟面為國家經濟治理顯學?還是以個體經濟思考角度來換取深度為顯學?我相信再再都有例子證實了是前者,更為目前主要流行的思考重點。

講白的,政府政權穩固與否的唯一基礎,便是選票了,如何可以照顧到最多的選票,當然成為重點思考方向,但是在投入選舉的過程,還需要很多很多來自于企業公司等等的金援,最後的確會有政策上差強人意的地方,例如一例一休的爭議,這部分後面也會提到。

講回來在空服員的罷工,看似勝利迫使勞方妥協,但真的不是挺好的事情,必須說其中令人不解的地方,在我認識的與讀者認識的空服員從業人員來說都一樣,是的,是優秀的是反應敏捷的,是擁有第二外語能力的,是高挑的是貌美的,這些並不是由官方公開選擇條件,而是利用每年海量的應徵履歷中的擇優機制,慢慢地建立出來的企業形象以及錄取準線,雀屏中選的也其實是在社會上相對擁有選擇權的人,至少在爭取面試機會時,往往來得比較容易。

在討論罷工之後,所面臨到的考驗才正開始,人事成本的增加,或許對於巨大如中華航空一般的公司而言,僅僅只是其中的少少部分,但在其它民間公司或是沒有官股背景的民營企業來說,這樣子的事件卻是大大的震撼彈,好家在,好險公司有做書面測試,一律汰除有著成立工會想法的求職者,真的是好家在!在台灣的就業市場中,多的是難以罷工的勞工,多的是幾乎無法利用法律上所給予的權益去做合理的爭取,這些分攤在社會資源與目光上的深刻議題卻被收割走了,打著爭取罷工、爭取權益就是與勞工站在一起的說法來大肆宣揚,深深難以認同。

反過來說,爭取到罷工固然是勞方意識的抬頭,也沒有辜負既有權益的爭取,但事實上呢?原來是會發生的黑天鵝效應,其中風險實在難以估量,想當然,未來在爭取工作機會時又將加入類似考題,或小心翼翼的規避法規讓工會難產,目的在於整體勞力市場的風險與成本,自然而然的會將錄取門檻提高,過去我也提過相關看法,沒有錯,既無法確保新進人員是否能夠為公司帶來收益,卻又需要先保障員工福利權益之後才能要求工作表現的情況之下,那遇缺不補的情況只會日漸明顯,對於整體就業的壓力出口,又該往哪裡宣泄?

『選與被選,剛好而已』

接下來的勞工權益也逐漸發酵,也開啟了無數的爭議,是一例一休,還是兩例假做為修法方案,鬧得沸沸揚揚,直到了出海打魚竟被國軍飛彈擊中之後,焦點才慢慢的轉移至對國軍從頭爛到根的憤怒。
一例一休,還是兩例假的爭議裏,首先感到奇怪的是,怎麼又回到了有工作的人卻不滿意目前的保障與福利,再者,無論是一例一休,還是兩例假,重點在於加班費用的計算標準還有補休制度,當然還有偷偷躲在後頭的七天國定假日是否放假的小確幸。

反正只要是業主就自然擁有了慣老闆這頂帽子,說話自然輕鬆坦然,在兩例假與七天國定假日的修法版本裡頭,根本不是太重要,多的是一堆工作好過勞基法的保障標準,但僧侶多粥少,又不是人人都能夠有機會爭取以及勝任,坦白講,各大人力銀行多少高新職缺,年薪百萬以上比比皆是,何曾看過這些人在對著低薪與勞基法規範在跳腳的?

真正該批評的,應該為超高工時的責任制,以及各種取巧規避加班費用才是真該討論的議題,到底是兩例假還是一例一休,根本無關痛癢,薪水夠就休假去,薪水不夠就增加出勤請領加班費用,至少還多了個選擇不是嗎?

誠實提報加班,確實請領加班費用,才是整件事情的焦點,也應當一碼歸一碼,企業主不願誠實支付加班費用,那是企業與政府執法機關的問題,已經停滯許久的薪資水平的根本來自于大部分的就業人口沒有專業背景的支持,身處勞力密集的代工產業,以及台灣目前身處淺碟市場的經營基礎,目光如豆短視近利的巨大苦果,少了可以上班的工時,相對弱勢的勞工又該如何跟上物價上漲的速度?

沒有錯,提高最低薪資來保障勞工生活,保障勞工休息權益固然是最正確的做法,但我相信如此一來失業率一定會快速攀升,任何政治人物都不會在這個角度上冒險的,開頭也提到過,是交換簡單勞務,以及簡單勞務的薪水,何來專業可言,我曾經在麥當勞餐廳裏工作過兩年,操作的是連猴子都會的SOP,自然只能領到買香蕉的72元時薪。

討論氛圍圍繞在就業人口眾多的服務業,除了與擁有三級服務行銷門市的夢幻雞息息相關之外,也與在開頭時所說的一致,總體經濟與選票最大化,如果對於只能夠提供簡單勞務交換的就業人口,或許修正過後的計算方式與立法保障,更有了提高整體薪資的基礎,畢竟時間與專業無非是勞務與待遇唯一標準,保障沒有專業的就業人口也就只剩下時間了,計算著加班費用的時間了。

今天空服員罷工與否,以及勞工權益如何保障,其實默默地說明著在旁欣羨角度與風氣追逐迷思,看著別人吃麵自己在旁邊喊燙,那碗麵並不會變成自己的,卻也造成了優秀有選擇權有本事生存的優秀人才,得到更多更完整的保障,卻也壓縮了許多需要大量就業人口的產業,在提供工作機會時的意願,當人事成本的疊加,一直到公司面臨轉型存亡關口,我期待那天的到來,也歡喜的期待台灣的就業市場走向全新面目。

『勞基法再多的保障,還是在保障有工作的人,這點倒是千真萬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