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愚人講古

良性循環

很快的又過了一個星期,上個星期愚人農場發生一件值得紀念的大事,由於我們家的大嫂提早破水,結果一家人為了此事手忙腳亂,還要把原來的『愚人老爸』從突然升級到『愚人阿公』給撈出那過分喜悅的心情,真的是一團混亂。

歡迎我的姪女出世,更是直接送她三個各有特色的帥氣叔叔,也為一直盡心盡力在台灣發展的夢幻雞愚人農場注入了活水,喔對了!不用懷疑,大嫂坐月子時要喝的夢幻雞滴雞精,當然是無限暢飲的。

回到今天的話題分享,每年的六月,是許多大專院校的畢業季,也是畢業生們準備步入人生下一個階段的時間點,這時候來討論職場的文化,是再應景不過了。一樣的,先分享幾個有趣的相關閱讀,再來開始今天的觀點分享

好人,不等於好老闆! - 遠見 作者 王文華
http://www.gvm.com.tw/webonly_conte⋯⋯

新鮮人期待薪資與企業實際給薪落差大,創下7年來新高 - TheNewsLens 關鍵評論
http://www.thenewslens.com/article/⋯⋯

『教你取,卻不懂如何捨。』

在這裡分享一下有關於我與同事間時常在討論的話題,公司面對人力資源的核心價值到底是什麼?其實我一直都相信,對於任何職務上的同事,只要是在同樣的公司,就應該有一定的遊戲規則,然而在我店裡,就是公平。公平指的是,你所能夠獲得的,與你付出的是一樣多的。
其實公平的概念上,卻與我之前幾個星期裡頭的文章裏所說到的一句話卻是用力地抵觸,『人的進步,是建立在不公平之上的』,其實會講出這樣的一句話,也多少說明了身為業主,盡力在平衡有關公平性上,所必需做出多少妥協與無奈,進而獲得一定的公平基礎。

同時提到勞資雙方立場上的差異,差異就在於原來一個是該為公司著想,一個永遠為者自己著想的天秤中,如此努力拔河,但身處在台灣這樣的環境裡,既被戲稱為年輕人夢想的墳場,以及慣老闆的搖籃,彼此仇視與敵對,既笑貧又仇富,這樣的平衡基礎支離破碎,更是難以討論如此的前提是否公正,也加深了彼此對立的可能,如今,更是有這樣子的聲音:『要不是22k的政策,多少人會領不到22k的』,也有曾在台灣領23k的動畫工作者,卻造就出膾炙人口的歐美影集,更為自己爭取到了五百萬台幣的年薪,等等諸如此類的故事層出不窮,教會你的,是仇富扣帽子,是批評產業,是該自私,是大環境失能,也才會有今天相關閱讀裡頭,企業給予薪資與新鮮人期待如此巨大的落差,會吞下去是傻瓜,這樣子的被訕笑者。

公平,應該建立在多少的付出就得到多少的收獲,反觀在我的店裡,我盡力的消彌這塊差距,從招募同事的第一天開始,如此的遊戲規則就簡單的被寫下來,近兩年來的時間裡,全體的同事卻也因為這件事情,貼心的感受到其中所帶來的不一樣。

『但討論公平,其實是很違反人性的。』

我們總以為誰不是人生父母養,你是公主我也是王子,你有大腦我也有一個,然而卻真真實實的感受到在社經地位上差異,只好扣上一個又一個的帽子,或許是靠爸,又或許僅是幸運的精子,自然而然的,卻忘記了自己應該有警惕。有一個很有趣的例子,曾經發生在我的店裡,去年暑假的時候,我們有一位工讀生的爸爸很關心自己的寶貝女兒究竟在什麼地方打工,特地排開了事情,開著車子送她來上班,噢!是一臺要價300多萬的保時捷休旅車,好奇之下,才問起了她幹嘛來打工?

反觀她並沒有藏私,簡單的說明了家庭環境,儘管他的老爸在台灣經營的公司規模並不小,卻從小開始嚴格的控制她的開銷,除了基本生活開銷之外的花用,其他的零用必須建立在她課餘時間上的爭取,無論是工讀機會,或是學業表現好爭取獎學金等等。

不能想像可以給予這樣子價值觀念的父母,如何不能夠將企業規模照顧得體,也同時說明了所謂的價值觀念上不可或缺的重要性,但反觀如今,爭取相對的變成魯蛇的代名詞,誰不是人中龍鳳,爭取,就像是自貶身價一般不可取,漸漸的,看見的是努力在流汗的是辛苦不再是上進,越是可以耍耍嘴皮子的,越是高人一等。

『功勞與苦勞,哪一種算是爭取?』

在職場的環境裡頭,往往會分成兩種獲得薪水的方法,一是我們所常見的,將你的月薪平均分攤至你所有上班或被限制時間裡頭,就會得出你所獲得的每小時薪資,自然而然的會出現一件事情,有的時候,正職員工所擁有的每小時薪資還會小於排班制的工作人員,二是以件計酬,或許沒有底薪,或許沒有基本工資,但一切的薪資來自于你對公司的貢獻程度,也就是你能為公司賺取多少的營業額,再來透過運算機制,來討論薪資。

當然,簡單的一分為二無法涵蓋全部的薪資來源,卻也可以簡單的分類出:時間掛帥,以及績效掛帥,但回到我們所討論的爭取,是不是一樣的時間裡頭,可以賺取到最多的收入就是好的?其實並不盡然,我所相信的爭取,必須建立在投入時間成本裡頭,有沒有更多的發展空間作為後盾,然而這樣子的爭取基礎才能成立。

我有一位朋友也曾經有過一樣的煩惱,他畢業于台灣大學獸醫學系,同時在台北市職業,如果將工時與薪水相除,時薪其實低得可憐,也動了換個場域換個值班時段的念頭,只要點個頭,去執大夜班,薪水兩倍跳,做一休一,自由的時間更多了,但犧牲的卻是少了更多臨床的經驗,像是一個大夜班警衛一樣,領著高工時,卻也犧牲了進步的可能,就是這樣子的選擇角度,讓他遲遲無法決定點下頭,如今,還是一樣在病例豐富的日班環境裡,看在目前的時薪不過是合理的經驗交換,充實自己的角度為大,這樣的價值觀也難怪他的頭銜並不抱歉。

但又有多少人能夠克服高時薪的誘惑?或是多少人以為待在工作崗位上便是在付出,又多少人以為自己活該只能獲得如此薪資而不想多領,但伴隨而來的犧牲與取捨,並不流行在我們的就業市場裡,多少的光鮮亮麗是建立在成功之後,是建立在擁有之後,我們看到成功的光環,卻選擇看不見付出的辛勞,同時仰賴者既有的時薪標準,以衡量未來發展的基礎,卻忘記薪水的爭取,往往也伴隨者本質上該精進的努力,『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句話,扭曲了多少選擇的當下,最該把握住的核心價值,換句話說,哪個能夠為公司賺錢的上進員工,公司捨得他離開?

最後,我相當的認同作家王文華的觀點,所有的一切都在說明一件事情,叫做職場良性循環,是員工與老闆的善良循環,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並不是單純地利用頭銜與投入時間作為基準,回到公平的準線上,這樣子的平衡,是作為經營者每天所要面臨的功課,當然也是即將要步入職場或是已經在職場上打滾的每一位工作人員所必須面對的功課。

『先伸出手來,其實並不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