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愚人講古

天佑台灣

這週的分享,聚焦在兩個故事,兩則我認為有絕對關聯的故事,深深的引人反思。

八煙聚落開始預約收費制,遊客罵哭種田的阿嫲『死要錢』 - TheMewsLens 關鍵評論
http://www.thenewslens.com/article/⋯⋯

為護孕妻打死賊!勇夫『防衛過當』判有罪被求償3百多萬
- 蘋果影音新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ac⋯⋯

這兩個看似沒有什麼關聯的新聞,我卻深深的以為有一種無力感正在侵蝕者台灣社會,一則述說者當地居民主張私人財產並且希望在與欣賞大自然環境的遊客中,正努力平衡的無力感。一則說明者,當你捍衛家庭與家人安全時,國家卻拿著法理標準來看待此事,導致『有罪判決』與刑事責任所連帶出來的民事賠償,卻不知道如何來讓人民信服的無力感。

『權力不能私有,財產不能公有』 - 英國思想家 洛克

針對八煙聚落的故事,誰能說說看,為什麼私人土地要提供人民免費使用?在這新聞裡頭,是整件事情的曝光才有了今天平衡的說法,但相關新聞下的標題,卻是再再說明者過去免費、今日收費對遊客觀感上的落差,更引起許多前往遊玩的遊客不滿,甚至有罵哭當地種菜老人家的說法。

『憑什麼私人土地要開放給你參觀?』

無獨有偶,我也時常會聽到客人擁有類似的詢問:你們是有機農場?那可以去參觀嗎?你說你是有機農場?我沒有去過我沒辦法相信啊!有機農場有餐廳嗎?農場有青菜可以拔走嗎?很多有機農場都有結合觀光領域,你們怎麼沒有考慮?

在這裏統一做一次回答:『愚人農場不可以參觀也不對外開放。』

我與家人就住在農場裡頭,土地是祖先傳承下來的,也因為過去是大家族的關係導致產權複雜,所以並沒有在早年工業發展的過程中被變賣,或是經歷工業使用而受到污染,同時投入了許多的努力以及有機驗證,才有幸能夠將這塊土地轉型成為了『愚人農場夢幻雞』的生產基礎,直到今天努力了25年之久。

『問題都產生于人們的不信任。』

我能夠理解這些問題的產生,但不解的是,有機農場的基礎其實是許許多多看不見的細節所堆積出來的,討論的範圍是土壤裡的成份,空氣中的污染物比例,上游水質是否經過污染,甚至在有機循環的裡,連同需要擁有有機堆肥的技術,動植物物理蟲害防治的本事,節氣的專業判斷,與台灣氣候互相了解的平衡,都是在說明不可告人的營業秘密,與看不見的微生物領域。真的,儘管今天邀請你來到有機農場,請讓我冒昧的問一句:這些你看得懂嗎?看不懂的話又要如何討論相不相信呢?

再來說到的是,有機農場與觀光休閒的結合。在我的觀念裡頭,又以復合式概念最為明顯,當一間有機農場裡,除了需要生產有機蔬果或其它作物之外,又要導入觀光、休閒、餐廳、景點來擴大經營項目,是不是也變相地在說明一件事情:那便是光是從事有機作物地生產其實無法穩定的維持農場的經營,那擴充出來的項目除了幫助有機農場的焦點失焦,同時還產生出許多的成本投入,在無法利用單一專業來維持生存,產生出來的延伸問題更是複雜,大量的遊客進入園區,更是讓本來就不甚完整的有機農業基礎,多了許多的不確定因素。還是說,其實當初在有機驗證的努力上存在折扣,自然能順理成章的將園區開放寫入營運企劃,好讓門票與觀光餐廳收入成為經營目標,被消費的一樣是消費者的信任感,同時培養出一群將此奉為圭臬的消費族群。

結果,這群消費族群卻拿著過去的經驗來說嘴,四處尋找與他們理想接近的農場或是店家,在利用過去可以、之前可以等等的大帽子來扣其他農戶或是業主,利用光臨消費與信任感等假議題行個人利益最大化之實,這樣子的情緒與行為,又何嘗真正的幫助了台灣消費市場的健全,還是會吵會大聲的有糖吃?臉皮薄的活該倒霉少賺?

『卻很會批評『專業』不被尊重。』

既得利益,是一件相當好理解的事實。過去八煙聚落是由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做為承租人,就算你是裡頭的住戶,一樣的要受到每年上萬人次的遊客侵擾,畢竟國家出了錢便是人民的福利。但今天租約到期,居民過去不堪其擾,進而為了居住品質與事實,將私人土地財產,利用收取入場費用的方式,好讓居民生活與遊客觀光品質有所提升,卻換來謾罵?謾罵理由不乏過去不收費的今天你憑什麼斂財?過去大家的今天你說收錢就收錢?這風景這麼美,居民憑什麼占有它?

『你替勇夫抱不平,卻無法理解八煙居民?』

在今天的社會裡,失去了判斷是非的價值觀,我們無法理解竊賊失風被屋主打死,屋主卻被竊賊家屬求償高額賠償金的無奈。我們無法理解小孩人行道上遊戲平衡車會被暴徒割喉,身為親屬的無奈。我們無法理解私有財產的保障,既得利益者面對遊戲規則改變就是實質損失的無奈。這些無奈所產生出的無力感,或許才是台灣最美風景的真實面貌。

『天佑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