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愚人講古

發展限制

一樣的,在開始今天的故事之前,先附上一些相關閱讀來做開場。
讓政府做對的事 - 想想論壇 吳惠林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15

央行要擋Apple Pay ? 業者:莫讓台灣變雞肋市場 - 數位時代 翁書婷
http://www.bnext.com.tw/article/view/id/39306

上個星期有淺談了我對農業發展的夢想,
有機農場的發展應該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品質至上的技術本位
。第二階段即為用時間換空間的維持經營階段,
最後第三階段才是去思考如何擴大服務,走入六級化產業的理想狀態。

『以上屬於自我管理,那未來呢?』

未來,未來。這一點沒有人可以說得准,但在開頭的文章裡頭,
許文龍說:『我最討厭聽到政府說要拼經濟。』光是這一句話裏頭,
說明了多少的心酸,其實事實也相當好理解。首先,政府不買賣商品,不製造貨物,不出口進口,
更不用依賴稅金以外的收入作為系統維持基礎,想當然爾,
拼經濟交給商人吧,政府該做的事情就是把自由還給人民,
經濟自然會有人去拼。

『你們養的雞,背後是哪個大學輔導的?』

這個星期,來了幾位年輕的客人,
正當我將愚人農場做一次簡單介紹時,我聽到了這一句疑問。
其實我心中模擬了千百次當我面對到這個問題時,
我應該要如何來回答。我幾乎不假思索的說:
『大學教授教書,不教你養雞;學校是收學費的,不會做生意。』
真的,如果大學教授會教人如何做生意,那教授幹嘛不自己做?
反過來說哪個真的用心在產品上的公司,是來自于學校的輔導?
在企業的領域裡才有了這句行話:『輔導輔導,越輔越倒。』

『很快的,這個社會上便有了門學科叫做『產官學』』

今天教育的系統裏頭,是培養獨立思考的技能,
還是幫助進入職場獲得競爭力?是利用書本上的基礎知識,
再結合上個人在各領域中的創意,好讓書本上的學問得以發揮,
還是變相的幫助既有企業來做行前教育?

在我的店裡,每次與同事分享心得,總是要花相當大的力氣,
先用案例破題,再來問答,最後激發想法,這個過程就像是在課堂上一樣,雖然辛苦但不曾放棄,畢竟今天的教育環境,
實實在在少了這一個重要的連結,也造成了畢業即是失業,
或是在大學裡所學的專業知識並不專業,沒有發揮的舞台,
同時產生出還不完的助學貸款。
如果教育是為了追求知識的人在面對未來時更加寬廣,
如何會有還不完的助學貸款?如何需要屏棄自身專業,
走入一件與所學不相符的職場?教育的問題在我看來,
就是不能與職場接軌,所學的專業不夠創業,是兩腳書櫥又難以應用,炫耀式的學位頭銜比比皆是,自喻高人一等,
墨守著自我中心的學術價值,目高於頂且先入為主,
教育體系自然責無旁貸。

念到碩士去王品打工 她年終587元 - 蘋果即時新聞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0303/807711/

3.3萬人還不出錢 學貸族逼近百萬 - 中時電子報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425000305-260102

當『實習』無法學習、『打工』又沒合理薪資,我們是否以實習之名複製白領奴工?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189277/ - The News Lens

『工時高薪水低沒拉力?先騙你未來,再讓你負債!』

這一點,學校自然有了對策,辦法之一便是『企業實習』,
說好聽的是讓學生在畢業前與職場自然接軌,但弔詭的是,
大學畢業生的起薪低早就不是秘密,這時候看到所謂企業實習的條件內容,更是誇張,有的月薪五千,有的案件計酬,洋洋灑灑的好不害羞,但就事實而論,企業實習的緣由,來自于學習知識領域的過程,
與實務經驗的落差,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想當然民間企業也不是省油的燈,自然也想好了如何接軌,
弄些白領奴工來使喚。

在今年年初,我一位在農業領域相當專業的長輩向我們介紹了一位朋友,是一位正就讀國立台灣大學生傳學系的應屆畢業生,
同時願意爭取在愚人農場做企業實習,就算不支薪也願意來學習,
聽到這裡我真的相當好奇,也就認真的去了解了一下背後的原因,
他是這樣子說的:主要是讀這個學系所學到的內容,
根本無法市場中創業或是在農企業裏頭發揮,許多的學長姐畢業之後,也只能步上了考公務員一路,這點與他的理想違背,
也想要在還沒有放棄之前,爭取在農企業裏頭實習的機會,
才提出了這樣子的要求。

『我感動得要死,但我有理由不答應。』

學校所學有限,所學專業難以發揮,介於商場與官場中間的大專院校,自然還有條後路往官場出發,經年累月下來,直到今天我們漸漸理解,原來官員的思維與人民漸行漸遠,在學術殿堂裡頭頭是道,
事實證明卻是難以符合社會實務經驗,想當然,更多的命令規範窒礙難行,卻也是那權柄下的扭曲膨脹,明明是人民的公僕,
進而衍生出許多弊端,層出不窮。
我能理解趙老闆蓋間大樓需要政府兩千個章,不得不與公務員周旋的無奈。也能夠理解台灣由政府帶頭發展綠能發電的決心,
但產生出來的利益輸送背後又代表了多少人性與官場文化。

八德弊案延燒 學者為何要當白手套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58856 - 天下雜誌
台電溢價買電 轉嫁全民買單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576352 - 自由時報

去年時,我參與了一場由農委會主辦的台灣農產行銷說明會,
會中清楚地表示由政府補助一半,業主自行負擔一半,
在符合一定的規範之後,會整合資源將台灣的農產品並且結合觀光局在世界各國的博覽會中,將台灣的農產品一一在台灣館中呈現,
但會中我們問及家禽肉品出口相關問題時,主持人也只提到了一句話:『台灣就那幾間大間的家禽肉品可以出口,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產業要發展,自然要讓利!』

建立一個新創產業,首要必須在原創技術上做出革命,
好突破既有產業生態思維,從Iphone問市以前,所有人都會告訴你:『手機,就是要有按鍵。』但事實證明了其實不然,
產業發產的過程其實就是將既有規範一一打破,
再用消費市場來佐證其中是否能被接受,進而開啓全新的發展領域,
但這背後撞擊的便是當今既得利益的顯學。

走在產業發展的這條路上,所有人都在等,等你的資金缺口,
等你的執照許可,等你的法令規範,等你的貪心浮現,
這些通通都是可以卡位的部分,從來沒有人不願意扶你一把,
重點是如何將你放大之後,各領域是否都可以分到一杯羹,
自然才有小籠包的代表鼎泰豐,也才有土鳳梨酥的微熱山丘,
包含你能想到的各大知名品牌,美其名叫做投資新創產業,
在我看來只是文字遊戲罷了。

政府不能解決問題,政府本身就是問題 - 前美國總統 雷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