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愚人講古

農場原則

今天沒有延伸閱讀,只有一些過去夢幻雞真實發生過的故事來做今天的開場,其中一個便是在我們剛開始養雞時所認識的一位朋友,也才了解到原來在商業的領域裡頭,是多少的無奈。

這一位老闆,聰明認真也年輕,自己本身是位主廚,
自然對於選材的功夫擁有十足的自信,
他的太太更是一位高考及格的營養師,
便開始了他們夫妻的創業之路,選址在中和作為他們創業的開始,
並且利用彼此的專業找到好的食材在提供給附近的住戶與國人,
開了間有機食材專賣店,也就這樣子經營了好幾年。

『最後收掉了,回鄉下去了。』

開始的時候一帆風順,懂好東西,又能分享專業的營養科學知識,
馬上在當地打響知名度,很快的就培養出一大票死忠的客戶,
然而為了回饋這些既有需求又願意支持在地農業的消費者,
我們有幸的在他們專業選擇上,認識了他們,
那時候愚人農場剛轉型養雞沒有多久,一切都還在亂七八糟的狀態,
雞養了就是成本,蛋生了就是麻煩,決不誇張,每天三餐餵雞時,
角落或是產蛋箱裡頭看到白白的心裡就害怕,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直到有一天這兩位朋友來到了農場,難得客人願意來,
自然滿心歡喜的招待他們,有菜吃菜,有蛋吃蛋,
雞湯什麼的通通端出來,更是不收一毛錢,當然,我們對飼養的堅持,並沒有讓他們失望,也一定可以讓他們的客人滿意,
開始了我們的合作,這些資料我相信至今都還保存在網路空間裡,
甚至到今天,也還有不少客人是因為他們而輾轉認識夢幻雞的。

『老闆,餐盒吃到最後一口才說要退,你退不退?』

很快的,有機商店便在同商圈附近一間間的開,
蠶食著本身辛苦培養的客人與信任,
充斥著大大小小的優惠方式與比不上的貼心服務,
開始讓消費者感受到,原來有機食材也可以物美價廉,
不喜歡不滿意包退包換,比不了的先天資源條件,
一步步的壓縮小小自營商的生存空間,直到客人漸漸流失,
同時用其他店家的服務來比較,最後有了這句壓倒駱駝的稻草出現,
才萬念俱灰,回去鄉下了。

『誰沒有需求?那你願意多少錢買?』

今天這則故事的分享,跟今天要討論到的息息相關,
是雙方立場的落差,也是我時常想表達的農業尊嚴。
在看到今天夢幻雞所擁有的門市之後,許多的人便有了這樣的質疑,
可以開一間這樣的店,你們一定很賺錢吧。只要我有空,
我一定是不厭其煩的跟客人說:
『做有機就是老實生意,不會賺錢的;要賺錢,請去精煉地溝油。』

說到底,這怎麼可能賺錢,產品訂價在9年前,門市歷史才一年半,
開了店還維持一樣的售價,連去年調整雞肉的價格,這漲價的價差,
連委外屠宰的費用都不夠,更不要說為了服務品質符合會員期待,光是為了讓雞肉取貨時間縮短,延伸出來額外的人事費用更是不可能打平,最後門市一樣的水費電費,同時還得負擔巨大的房租管理費用巨大的成本,真的,我們連打平機會都沒有,更不用說賺錢了。

我一直在猜想,用成本兩倍的售價,才會有開店的空間,
成本的五倍售價,才有了行銷費用的可能,成本的十倍售價,
才可以廣告代言經銷以及通路的利潤。做有機就是老實生意,
既難以控制產量,又要禁止任何人工合成物的使用,
前面農場的投資成本,產品的自然性,
同時還要考量到消費市場上的合理定價,換言之,
六台斤的有機大白菜成本一斤一百,一顆高達六百元,
成本賣你都不會買的!
久而久之,有機產業與良心事業便劃上了等號,原因很簡單,
畢竟這是一個眾所皆知,而且不可能賺錢的事業,
只憑著理想是不能當飯吃的,所以,有機農場倒,自營有機商店收,
消費者越買品質越差,想找好東西卻找不著的苦果,糾由自取。

有機店家『棉花田、無毒的家、里仁』蔬果驗出多種農藥殘留
- 東森新聞雲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1117/598309.htm

『這些誰不知道,消費者只是選擇性忽略罷了。』

由於農場資源少,有機資源更是稀有,我才有了這個夢想,
有機農場的發展應該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為品質至上的技術本位,第二階段即為用時間換取空間的維持經營階段,
最後第三階段才是去思考如何擴大服務,走入六級化產業的理想狀態。
如此一來才能夠重新的定義農產品的價值,並用堅持擦亮品牌,
讓對的消費者找到你,也能省去多餘開銷與成本,
小心的回避擴大營業額的誘惑,把農場帶到餐桌上,
回到善良信任的循環,最後農夫行銷農夫,贏回農業尊嚴。

國人觀念日漸進步,但薪資水平卻是一無進展。
誰不知道食物來源對於人體健康影響巨大,懂得找好食物,
卻不願意付出代價,利用少數無良商人行為作為比較基準,
一視同仁的先入為主,帶著受害者的心情作為消費準則,上下交相賊。最後才有了今天真假有機的說法,也才有了有機農產越賣越便宜,
或是早已無法要求品質,進而轉向其他擴充服務上的追求,想當然,
生產端也只好拼命降低成本,好在服務的範圍裡滿足消費者期待,
如今,消費者會吵的有糖吃,生產者也只好羊毛出在羊身上,說到底,這樣子的惡性循環還要持續多久?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經商亦然。』

在開頭的故事裡,老闆在收掉自己的有機商店前,多少無奈,
不是我想著不賣最大,而真的是賠錢在做生意了,
有著遊戲規則與管理辦法,卻還得不到基本的尊重與公平的對待,
拿著其他來源的農產品做口頭上的比較,
既無法信任店家的堅持也不願意試著了解經營者的立場。
又要馬跑還要馬不吃草,何時在能回到一個公平原則上來討論。

這個故事影響我至深,直到今天我都謹記這段過去,
過去多少前輩多少人用心血,用青春所換來的慘痛教訓,
多少人至今任然用著有機產業就是良心事業來向生產者提出種種無奈的要求,誇獎你的原則,又小心翼翼的挑戰你的底線,說到底,
都是業主自己不夠堅持,建立了規範,又開了後門,
只好一個一個的圓謊,直到最後才有了今天。

夢幻雞自96年開始,由第一批36隻雞開始養,從沒有客人開始,
到今天已經累計了幾百位會員,開了任何一個先例,
就是對不起其他幾百位的會員,夢幻雞能有今天,
全是堅持著在乎同樣身為會員的權益,
也是每一位會員們都平均的承擔著麻煩,
農場才有機會提供最好的品質,會員們的不方便,
農場才能無後顧之憂的把雞養好。

『夢幻雞也才能吸引同樣有原則的人。與讀者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