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愚人講古

何謂轉型

我有一位認識多年的好朋友F,目前正在長榮航空擔任空服員,
資歷約18個月左右,25歲的她在這個星期撥了通電話給我,
想問問看我對於她自己的人生規劃,我是否可以提供一點看法。
F對於這份工作最大的困擾,便是空服員是一份一成不變的工作,
F覺得這一點與他的期待並不一致,也與我認識的她相符,
F的確是個喜歡在環境中求新求變的個性,
一成不變對她來說的確是種折磨。
但眾所皆知的規定,空服員如果沒有履行合約中的服務期限,
是必須賠償訓練費用的,在這個故事裡,
長榮航空所規定的訓練費用為20萬元,而合約內規定的時間為36個月。
F說:你覺得我應該服務至合約期滿然後繼續唸書提升專業知識?
還是現在就放棄,賠償剩餘的訓練費用,
並且趁年輕提早轉換跑道找一份有發展的工作?

『我先說結論,我建議今天就換跑道。』

首先看空服員這份工作,高薪高福利!但是剩下的那一半呢?
高壓力高風險,工作內容單純,專業領域培養有限,壓榨身體機能,
等於是用健康換薪水,畢竟空服員滿街跑,
很多工作上的潛規則早就不是秘密,
尤其是大部份的薪水是來自于飛行時數,所以底薪並不算優渥。
另外,在合約上的限制並不是相當合理,服務期限未滿,
將償還訓練期間的訓練費用,普遍是三年,
賠償金額由20萬至30萬元不等。

『原來,高收入高福利才真,其他都假。』

在這份職缺裡,永遠不會提及的是另外一面,健康狀況的快速惡化,
高壓力,高風險,勞力取向,未來發展極為有限,
習慣了高收入與基礎勞務工作內容,
沒有了專業知識作為背景的競爭力,培養出自以為是的人生高度,
周遭同儕的稱羨,最後我們看見了什麼?
滿滿的折磨,像是掉到滿是泥漿的坑洞,用盡了力氣卻還爬不出來,
就算是想低頭換跑道,一樣的服務內容換是在地面上,
待遇只剩下原來的三分之一,福利更是完全消失,
有沒有未來或發展還不知道,
但是由奢入儉的辛苦卻提醒著自己不要衝動。
最後多少資深空服員,至今還拖著的疲憊的身體,
依舊在飛機上為旅客服務,並且抱怨著看不見未來。

『大凡以色事人者,色衰而愛弛,愛弛則恩絕。』

說回來為什麼要作改變,理由就只有混不下去而已,
當然,人與產業都一樣。
夢幻雞我們的品牌,愚人農場並不是一開始就知道要養雞,
而愚人農場本身就是慈心驗證的有機農場,我們當然賣菜,
並將每季的有機蔬果都交由里仁有商店做販售,
並且期望在這樣的友善循環中也可以照顧到國人的健康。

『愚人農場差點混不下去,所以我們轉型。』

在店裡我時常與我們的會員或是顧客說這個故事,
分享這段不甚愉快的黑歷史,96年以前,
農場辛苦一年所種出來的有機蔬果,交由里仁有機商店作販售,
一年的營業額僅僅只有24萬元,六口人一整年的辛勞,
卻只換來24萬營業額,說實話,連水電費用都難以負擔。
過去是由慈心基金會與里仁採購兩批人與農場作交涉,
慈心要你多種多造福,里仁告訴你一公斤收購價就是這樣,不要拉倒。在這樣子個限制之下,農場不用說多遠的未來,
說不定下個月就要收攤了,我們混不下去,所以才需要轉型。

『轉型只有兩種,型變及質變。』

當時之所以會被限制在收購商手上,
主因皆為農產品只要面臨到採收期,不收蟲吃,賣不掉就爛,
所以盤商不怕壓低你的價格來做收購,畢竟價格再差總比歸零的好,
在者,投入露天栽培的有機農場絕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又
該如何看待投入的心力,用高於市場價格,
行銷給幾千幾百個家庭來認購你的農產品?
我們了解到不少農業先進也面臨到一樣的問題,在這個轉折點上,
許多人選擇的僅僅是形變,例如為了保存方便,將小黃瓜變成腌黃瓜,密封在玻璃瓶理頭,貼上精美的貼紙包裝,將食物原料走向食品規範,利用食品加工的方式來解決保存困境,延長商品壽命以求血本能歸,
例如:牛肉成為牛肉乾,鳳梨成為鳳梨酥,豬肉成為肉鬆等等。
一旦商品壽命得以延長,便能結合包裝行銷,故事宣傳,文創連結,
電子商務,又回到一樣的話題上,在消費者這條最後一哩路上,
這品質與售價,消費者買單嗎?同時願意為了品質繼續回頭消費嗎?
保存問題解決了,就業主的角度來說又多了一道成本,
過去控制在盤商手上的價格今天可以自由定價了,還是老話一句,
這些堆積出來的售價,目標的是高端消費能力的消費者,但自古以來,保存方式與方便性,不就是為了口袋不夠深的消費者而設計的嗎?

『你有錢,你買葡萄還是葡萄乾?』

就算只是是型變也一樣不容易,
但其中卻高估了自身在轉型過程的投入,
然而那最後一哩路偏偏行不通,一樣的,
在幾千人海選中有幸成為空服員實屬不易,
就如同鳳梨成為鳳梨酥一樣不簡單,但是這卻是在選擇的當下,
選擇了條相對簡單的路來走。
回到開頭的故事,就以平均月薪在六萬上下的空服員來說,
其中除了薪水福利之外,那職業在企業砸下大錢鋪天蓋地的行銷之後,還有什麼工作可以端盤,洗杯,送餐,卻還能一樣收入?
同時感受到同儕欣羨的推捧?以收入作為人生高度基準,
這又還有什麼好要求的?

『家人當然反對,說不定你的收入高於你的家長呢!』

在我受過的教育哩,我只理解到了一件事情,
受教育是為了讓未來的路寬敞一些,但今天學歷變成炫耀的奢侈品,
既不能保證學歷等於收入,那能獲得多少收入便是一個人的價值,
就是因為如此,才有了笑貧不笑娼這句話了不是嗎?
人生其實與經營企業是一樣的,不可能一帆風順,
今天的一切都是由千百個選擇堆積而成,今天容易一點,
代價或許就是賠上未來。

『有選擇時,挑難的走吧。與讀者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