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愚人講古

人治法治

是努力就有收穫,還是有收穫才會努力?
公司的福利與理想如何兼顧?
對初期的中小企業"人力資源"都是一個相當大的問題!

>>>>>>>>>>>>>>>>>>>>>>>>>>
在開始討論今天的主題之前,
一樣的附上幾篇相關閱讀再來開始今天的故事。

小心『高學歷智障』!為什麼從小拿第一的臺大畢業生,
出社會反而很難用?
http://www.storm.mg/lifestyle/88819 - 風傳媒 專欄作家 洪雪珍

員工不是用來壓榨的!荷蘭企業如何讓員工上班不摸魚,
每天準時五點下班回家吃飯
http://www.storm.mg/lifestyle/84183 - 風傳媒 瘋荷日曆 My Dutch LifeStyle

澳洲最低基本工資冠全球,讓窮人也能勇敢消費 - 蔡榮峰
https://buzzorange.com/2015/07/20/australia-the-basic-wage/

看到這裡大致上看得出來今天主題的方向,沒錯,就是在創業這條路上一定會面臨到的一個大關口,人力資源。
由前面兩篇文章走向,之所以能夠產生共鳴,
實在是因為在這兩篇文章裡頭,都有公平的提及雙方的可能,
一個是公司立場,另一個當然就是員工心情了。

這個星期公司發生了許多值得重新檢視的事情,其中一項便是,
根據105年修訂的勞動基準法,赫然發現過去公司所制定的勞僱契約中有相當的比例是不符合其規定的。
說到這裡,就真的在考驗智慧與人性了,也必須承認的是,
身為業主在這題目上的敏銳性不足,人力資源在上星期的網誌裡頭,
有簡單地提到雙方立場的不同,自然在考量上總希望可以被理解,
搬出一堆一堆的資料來提醒同事們,公司的現況以及未來,
今天的辛苦都可以被藉口化,對,就是一堆的藉口,好掩蓋兩個事實,其中一個就是企業裡上下關係的對立與慣行,第二個部分便是,
員工基本權益的保障,以及那個員工所以在乎的未來是否真實存在。

在勞動基準法的總則裡第一條便清楚的將立法精神說得一清二楚,
勞動條件的最低標準,保障勞工權益,加強勞雇關係,
促進社會與經濟發展。但是縱觀整篇86條勞動基準法裡頭,
卻又僅僅剩下其中第12條中有明文規定如何保障僱主之權益,沒錯,
其他85條法條都是保障員工的權益,真的不禁會納悶,
明明就是加強勞雇關係的法律,為什麼會是如此的照顧員工,
那僱主的權益又在哪裡?

『這不是人性,什麼才是人性。』

誰不是站在自己的立場去理解事情?
所以才會在這篇文章的開頭就提到,每次考驗,
都是人性與智慧在拔河,直到我想通了幾件事情。

『應該是努力就有收獲,還是有收獲就會努力?』

但這根本沒有標準答案,在台灣溫暖的人情裡,我們總是相信,
努力就有收獲,天公伯會疼愛憨人,但是捫心自問這是真的嗎?
多少勞工朋友勤奮付出大半輩子的精力與青春,
換來的可能是在屆退年的惡整,
好規避員工福利以及退休金等等的企業責任,
利用調職或是逼退的方式來使員工自願離職,
諸如此類的新聞與故事層出不窮,直到今天造成了更嚴重的傷害,
職場裡充斥著不信任感,自然失去了合作的基礎。

『對企業來說是錢,對勞工來說是生計。』

錢與生計根本不是同個概念,一個是交易貨幣,一個卻是人生保障,
往往許多的討論,在沒有統一標準之下,是追求人生生計的保障,
卻解釋成為你那學經歷是在要求什麼?是在付出寶貴十年青春求學,
換來的是過分的責任要求,卻僅有微薄的薪資,一句句是學習是磨練,是七年級的草莓是八年級的果凍,
卻連一點點生活水準都不敢奢求的他們,又要如何理解他們的理解。

『連基本都做不到,難怪永遠都是中小企業。』

公司就是公司,我相信並沒有分大小,理由是只要身為業主,
每個企業所要承擔的責任都一樣,便是員工的生計。
在重新檢視勞動基準法之後,發現到儘管只是基本,
卻對中小企業來說無疑是巨大的考驗與負擔,在目前台灣的市場裡,
是贏者全拿,大企業壟斷的嚴酷環境,
中小企業在利潤有其極限的環境之下,哪個不是咬牙苦撐,
才會有前面說到的種種藉口,雖然是反映在現實水平上的合理藉口,
但充其量也只是藉口而已。

過去幾次接觸設計公司的經驗裡,
台灣過去有許多優秀材料包裝設計工廠,如今也都一間間的離開台灣,紛紛往海外發展,然而留下來的中小企業,
之所以是離不開台灣的中小企業,多半也跟基本有關,
反正目前業務成熟,可以用最少的心力維持便可取得利潤,
與其跨出去所要面對到的投資與風險,
還不如就在這舒適圈裡頭過過輕鬆安穩的生活吧,
反正沒人能保證多做就能有報酬不是嗎?在這個原則之下,
得過且過的心情,難道員工就願意多努力去為公司爭取機會?
我相信這個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沒有選擇權的一方,永遠都是弱勢。』

不管有幾條法律明文保障員工的權益,在企業的角度永遠擁有選擇權,是一關關書面學經歷的考驗,是種種口頭面試,是各種對過去的徵信,要過關還要斬將,才能受聘為正式員工,
在員工的角度上哪裡有比較輕鬆?
更不要說出了社會面對現實才只是個開始,
便是員工對自己的人生所做努力,
這其中的努力還得平衡在勞資雙方的觀點裡,
每一秒都是對自己的未來所產生的蝴蝶效應,自食其果。
的確許多公司也會變相的玩弄文字遊戲,行銷工作內容精彩有趣,
同時拋出高薪誘惑,卻真真實實的利用合約與面試難度,
玩弄新鮮人在對其人生價值觀尚未完善之前,
在媒體的操作之下或是其中深澀的文字陷阱,同時教育求職者,
工作內容與薪資才是唯一考量,
而不是建立在法治與公平的信任基礎上,
甚至不少新聞版面上出現了勞資糾紛,
相繼投身其中的求職者還是不減反增。

劉美妤:血汗優雅,過勞飛安 - 天下雜誌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208/article/2356

離職需付30萬違約金否則被告,復航空姐泣訴空難心路歷程
- The News Lens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80513/

『脫離人治角度,國家才有機會討論進步。』

不管是業主還是求職者,一律遵守著法源依據做為行為準則,
國家就會富強。一切的行為皆有標準,對企業來說何嘗不是件好現象?在工作團隊裡頭,最害怕發生的便是充斥者人為標準,
往往誰能一張甜嘴討上司歡心,自然可能步步高陞,
又或是明明同樣盡心力,卻又關係到長幼關係與職場倫理,
處處以人為治,最後失去的是非判斷,一切努力又回到了追求不公平,又如何不是業主的負擔?在荷蘭員工不願上班摸魚,且能準時下班,
明明才是正確的事,又為何該是一段佳話?明明清楚簡單的事情,
又是什麼緣故在台灣執行起來卻是窒礙難行?無論主管或是下屬,
該跟隨的僅是心中那來自於法理的價值觀,
而不是各種不公平的職場老屁股或是空降的權力膨脹。

『這時候,我們才能討論責任與義務,不是嗎?
噢!我愛死勞基法了。』